林靜主頁

簡介

林靜簡介





 

林靜簡介

林靜,旅美詩人,現居紐約。1973年出生於昆明,後成長於廣東。1990年開始寫詩,次年移居北京,2012年移居美國。2006年與黃秋遠發起創辦《新文學》雜誌並擔任主編,曾任多個畫展策展人、主持全球徵文活動、兩度獲美國西蒙斯國際詩會邀請、主編“中國國畫家系列叢書”並撰寫樂評,早年音樂作品曾多次被北京國家大劇院和中央歌劇院演出。2015年應北京中華世紀壇中秋國際詩歌節藝術總監、詩人嚴力先生邀請為詩歌節創作組詩《月光曲》並在開幕式上朗誦。2013、2014及2015年三度獲美國作曲家、作家及出版家協會“年度作家奖”。現任國際音樂交流協會藝術顧問。





瀏覽次數:18060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 西北龙 ] 評論于 2/24/2008 8:28:42 PM

Re: 林靜簡介
谢谢林主编夸奖,这首诗歌是新作品,还没有向任何刊物投稿!


[ 林靜 ] 評論于 2/23/2008 10:54:43 AM

致西北龍

再次拜讀你的大作,《愛著的人,在通往詩歌宗教的殿堂》尤為激情、動人……

祝文安!


[ 西北龙 ] 評論于 2/20/2008 9:05:20 AM

《写给祁国》 外二首
《写给祁国》

祁国 破碎的陶片
一个巨人仍在里面生活
酒杯的口 沙砾的舌
话越来越多

他说:
一枚子弹就是一个祖国
历史不在乎大小 就像荒诞主义
在液体里 减少的只是情绪

我说:
荒诞主义与词汇发生了情人关系
就像火锅里漂浮的外圆内方的驴
把谁外强内干的笔抽得生疼

对比 我和他身体的三分之二
反比 他与我酒杯的三分之二
他说:提提遗墨
我说:提提安祺

诗歌越谈越不具体
词汇最终混乱的如第一次爱怜
他说:你别把失眠留给了我
我说:我还要请示我的老婆

《城市的低语》

疲惫是我永不解渴的烟瘾
夹裹在黎明与午夜之间
一小截影子不甘熄灭的灰烬
被乌鸦 喜鹊 或者麻雀偷去
一个刮不净忧郁的动词

而昨夜 永远胎死腹中
一个被寡情流产的孩子
一个谎言 一个免于起诉的爱情
被强装的快乐掩盖 一次肉体的交换
一次被沉没多次拐卖的麻木

只有清晨 流行灵魂半身不遂
城市节制着臃肿 骨缝抵制着癌症
一幅冷漠的窗帘拒绝过多少好奇的眼神
防盗门拒绝探视 拒绝流言蜚语
被拒绝的歌声是一次找不到理由的哭泣

钢笔不是唯一倾诉与发泄的对象
但它仍顽固的散布着永不成型的咒语
至于诗歌 是一个发烧病人忽冷忽热的身体
拒绝情欲 拒绝拥有 拒绝过分的慰籍
永远是一双被大脚供着的小鞋

而我 一壶越品越淡的茶水 面对空虚的杯子
枯涩与馨香一同散去 相互没有距离
如同一对痴情负意的男女 一次缘分的艳遇
黑夜的黑 白天的白 一顿快餐 一次婚外恋
一个可用可不用的助词 你听不到我低语的声音

《在巴娜娜的厅》

你们 巧克力的年龄
正在融化
我 正被一丝闪电 点燃
被岁月酿成的墨西哥啤酒
乖乖的 有点怀旧
我的嘴角似乎在动
有什么一点一点的往心里滑落
像那些坦胸露背的小姐
精美包装的微笑
香水做出的乳香
微甜的 总是让人沉醉与回味
那些肌肤与肌肤摩擦出的气氛
雷鸣般的呐喊 震撼着
开启了一扇封闭已久的门
狂欢的节奏是麻木永久的敌人
我发现自己 从沸腾的舞台里
正高举着双手 颤抖着走出




[ 西北龙 ] 評論于 2/18/2008 1:37:27 PM

入选<陕西诗歌大展>的诗歌!
《黑夜给了我什么?》

你和我容入黑夜比黑夜还黑
黑的分不清彼此
彼此就是彼此
彼此已经不是彼此

彼此在彼此眼睛的明亮里明亮
沉默有时候是神的另一双手
它在寻找里抚摩着抚摩
抚摩就是抚摩
抚摩已经不是抚摩

彼此抚摩只剩下抚摩的时候
爱开始变得胆小开始变得可爱
不,可爱已经不够
不能够容纳我们彼此的年龄

我们两个加在一起八十一
是一个十足的老小孩
我们两个减去一次
才一岁呀
他们多像行动缓慢的夜晚

黑夜给了我们一种值得期望的生活
像方向后边闪烁的红灯
那一个不懂事的神的孩子
有时候动作不能简单的简单
有时候动作却不能复杂的复杂

《涉过七月的海》

七月的海是欧意头孢羟氨苄片
是白白的严肃的炎热之下的冷酷
是我牙齿刚强之下埋藏的炎症的软弱
是一杯杯扎啤淹不灭的心火
现在,它站在一颗烧的通红的心上

我对神说
不言放弃的沉默就是不生不灭
不言糊涂的交往就是难得糊涂
七月,海在心底,浪不起不落
不起不落的浪是一堵词语的墙

我站在墙上,站在海的浪的墙上
海在心底,浪不起不落,而我落了
彻底的风头风尾是一株不可描述的树
不可描述的花朵,不可描述的绿叶
我是一枚不可描述的石头

不可描述的石头要涉过七月的海
就要裂开,就要长出痛苦之后的快感
白色的海浪白色的欧意头孢羟氨苄片
白色的按钮转一转那个关键的词语
消肿像生活里那一个可爱的孩子

七月的海是孩子们的可爱不是我的可爱
七月的海是我病在过去他们灿烂在未来
七月的海是我的欧意头孢羟氨苄片
七月的海是我的思维的北极和南极
白色的一片,宁静的没有回忆的回忆

要涉过七月的海就要涉过现在
现在,你站在浪尖上,站在命运的色子上
要做生命中第一次唯一被迫的宁静
动一动,那白色的欧意头孢羟氨苄片
只不过进去的和出来的换了另一个人



[ 林靜 ] 評論于 2/15/2008 11:09:26 AM

Re: 林靜簡介

西北龍好,

你的詩句是一份特殊的新春致意!謝謝你!祝節日快樂,創作豐收!


[ 西北龙 ] 評論于 2/11/2008 8:21:37 AM

Re: 林靜簡介
《爱着的人,在通往诗歌宗教的殿堂》



爱人,在通往诗歌宗教的殿堂

我在哭苦的追寻

你的身影,在燕子回归的旧巷

在太阳铸就的紫铜持久的光芒里

在四只白虎姐妹执著维护轮回的法度

我拥有了诗歌闪耀的腰牌



旧巷里那些传统的庙宇

瓦上开满了绿且持久神性的莲花,

你就端坐在那绿色的饱满之上

像在世的菩萨,度我成为古代的李白

当代的太阳,一条腾飞的西北龙

你可以不信,我已经拥有了诗神赐予的腰牌



在那燃烧着火焰的词语里

在那吐露着无数小太阳神龟的背上

在那桀骜不逊飞扬着死亡鲜红血液的旗帜里

在那六颗恒星虚构的天庭金字塔的内部

在那提醒我上路的时间之舟光临的时刻

我挥舞着反叛的手臂,我将得到永恒



我不是大海的儿子,我是太阳

词语是我冶炼着的黄金,它们是太阳的光芒

我不想去远方,远方太远,远方太荒凉

我宁愿居住在词语温暖的金黄里

我不要令世俗拥戴嘲笑狂欢的冕

我宁愿在人性的荒凉里做远古的王



我那诗神赐予的腰牌和历代的帝王一样有分量

它长着时间女神温柔、晶莹、自由的翅膀

它可以让我在时间的长河与太阳的光芒之间飞翔

用词语的力量使迷途的羔羊再次回归人性的殿堂

当我作为永久的王挥舞着词语铸就的青铜的利剑

所向披靡就是先祖在阳光的深处对我的祝福







[ 西北龙 ] 評論于 2/9/2008 1:49:15 PM

祝林静新年快乐!
《月亮慢慢的爬上我的心》



月亮慢慢地爬

慢慢地爬

在大海、在山峦、在树梢

在风的深处、在欲言又止的牵手里

在伤心处的蓦然回首时



月亮是否还在慢慢地爬

像我们踯躅在岁月里的脚步

一会圆、一会缺、一会消失

就像你和我今生,一会散、一会聚

一会老、一会年轻



我知道月亮一直在慢慢地爬

一直爬在你我之间

它有时对你作一个笑脸

有时对我作一个鬼脸,它在说

爱过的人为何这么傻



你是否也知道月亮一直在慢慢地爬

它为了你和我,千万年不直起它的腰

在那细微、琐碎伸展的仰望中

在那热烈又冷却,灰烬被风吹动的时刻

在那泪水被凝成冰凌长出利刺的时候



你是否也和我一起和它慢慢的爬

从我们曾经的懂得开始慢慢的爬

不懂得结束、不懂得忘却

只知道追寻

只知道追问














[ 西北龙 ] 評論于 2/5/2008 9:19:10 AM

《大雪让一个诗人拿起了铁锹!》
《大雪让一个诗人拿起了铁锹!》_致诗人汉江!



是谁打开了番多拉的盒子

让温柔浪漫的羊群变成了冷酷的群狼



冬季,大雪,让一个诗人放下了手中的笔

重新扛上了留在青春岁月里的镐头和铁锹



常青藤诗歌论坛的斑竹,他是一个交通队的干部

如今,我称他是“最可爱的人”

他却匆忙回贴,给所有热爱诗歌的人交了一份答案



“六点走路上班,七点集中出发

人手一把铁锹,身披万朵雪花”

“先提!一早在公路几座立交桥

欲雪奋战,回来转一下还得回去,抱歉!”



这是一份最普通的答案却揭示了一个最普通的真理

诗人首先是一个普通的人,而后才可以高尚!



我想,中央台的新闻里有他,地方台的新闻里有他

各式各样的报纸的动人故事里有他

“隐去他作为诗人的身份,他是一个为民众服务的警察!”



我在无雪的北京想他,想他自己忍痛放下的诗歌

在南方,在祖国的南方,在不该下雪却下雪的南方

穿着警察的衣裳,挥舞手中的铁锹

热气腾腾,忙碌在共和国的交通线上









[ 西北龙 ] 評論于 2/3/2008 1:55:25 PM

新年快乐!
送你一首收入&lt;世界华人诗文精选&gt;{姚园主编}的诗歌,祝你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蝉是否可以抱紧木质的爱人?》

蝉是否可以抱紧整个秋天
用所有的手脚紧紧抱住她木质的爱人

木质的爱木质的风木质的波动
像春天夏天秋天感情的眸子越来越深

抱得越紧是否感觉越松,是否
可以抱住嫩芽一样的微笑和花开的灿烂

爱人,木质的爱人被她藏进木质的歌声里
木质的爱人不说话傻傻的欢乐

爱人,水波荡漾的爱人被她藏进木质的歌声里
流动是一种幸福的痛,快感是从头到脚的撕裂

歌声,撩人燥意的歌声就是她尖尖的唇齿
卷曲自如的唇齿、细细地贴熨生活的吻

如今,木质的爱人在秋天里逐渐变红
就像一颗心为冬天的寒冷准备着热烈的火

蝉啊、你的歌声在夕阳里染上了白霜
你柔软的身体缩一缩水、褪回大地、像遗忘

那么透明的壳,在等待冰天雪地、瑟瑟的北风
为爱过的人,依旧抱紧曾经温馨的回忆




[ 林靜 ] 評論于 2/3/2008 11:57:28 AM

Re: 林靜簡介

西北龍好,

歡迎你的光臨。已拜讀你的這幾首詩作,謝謝!


下一頁 末頁  1/4頁 轉至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1392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


 

Copyright © 2006-2016 by
Himalaya Publishers,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ors[947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