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靜主頁

長詩

坐雲觀風
飛燕踏青
天方非夜談
流光溢彩
波普開獎
弔詭之都
縫隙插花
胡旋詩話
我拒絕
寫在赴杭之後
罪惡而無法選擇的別離
片斷





 

寫在赴杭之後 
   行動中的詩人
     描繪完整的世界
       ——題記

1
 
西湖邊
孤山島上
友人杯中的龍井茶
彌久飄香
……
 
從愛琴海
直到
恆遠的星空
如水的光陰
細訴著
 
2
 
迷人的江南
姿色萬千
卻敵不過星月
恆久的心靈交響
 
六十個波動的日夜
累積的點點滴滴
似乎已被焊鎖在不知名的鏡面上
 
陽光
穿過曾被強行擠攏過的指縫
最後的杜鵑
怒放在盛夏的高山
二月花早已凋零
奇跡般,沉睡的風
依然不止地撥撩著早瀉的熱望
 
日子
寫滿了和弦外音
 
3
 
慌亂、彷徨
滿擠廣場和車站
提了速的列車追趕不囘荒廢的年華
被定了流的蜂群
隨著滾動的車輪走南闖北
 
沒有根的草
與斷了綫的風箏
書寫著截然不同的意象
隊伍
長龍般排開
汗垢層層叠積
侯車廳彌漫洗滌的遠離
 
夕陽
拖著長了黴的目光
投下一片病疾
鐘樓上
碩大的指針每挪動一下
都刺痛著緊綳的神經
而發出的每一次聲響
冷酷如鐵錘般
敲擊著芸芸的無助
歸途遙遙
前路茫茫
 
驚顫的心
扭曲
歲月如同千年錦帛
被滄桑撕扯
直至斷裂
 
4
 
自然的色彩
被施虐者隨意丟棄
天空
則因恐怖
被關了禁閉
鋼筋水泥群
龐然
佔據要道
廢氣
貼著各式環保標誌
引發城市整體的噴嚏
 
空氣中滿盛嗆人的窒息
致命流感追逐著
成群的野鴨最終和淤泥嬉戲
拴住意識的古樹禁不住揣摩
諸如藍天爲何逃離
 
未曾斷電的燈
照不亮古都死亡之夜
城市地下的臭水溝
一派生機昂然
黑暗的傳播者
互遞著再版的鬼怪傳説
 
斷了弦的琴
嗚咽著清流的絕唱
一曲水殤
逼近江南
 
5
 
運河兩岸
青瓦灰磗
已然換成了琉璃瓦
與不銹鋼護欄
屋頂兩端
水牛角般翹起的避邪圖騰
連同一條通往西泠印社
蜿蜒細長的幽徑
淡描千年翰墨遺跡
 
陰影蒼白
籠罩湖光山色
無盡長夜
冰凍的寂靜
牢牢銬住大地的胸膛
 
白堤切割著湖水的漣漪
三潭印月時隱時現
三色堇
一片茫然
蘇小小的墳墓竟與秋瑾遙相呼應
成爲現代文明的一塊金字招牌
猶如西湖醋魚
 
鋻湖女
神聖飄逸的白色俠衣
因無知與善忘
而堅硬
變形
守望一湖遺怨
被移動的遺骸遠不止岳陵
 
樓外樓的魚和雞奢靡的峭壁
湖光山色隨著權杖
千里北移
靈隱寺的鐘聲
何時敲響?
 
6
 
鳥兒飛躍的音符
傳遞著自由的樂趣
伴隨春光
足跡
給暗夜與大地留下萌想
翠綠流動
提醒北方蒼涼
 
白描之風
起於冬日的愛琴海
夜蘭芳香來自幽靜的夜晚
沒有被竊取
記憶
裝滿時間的更漏
 
列車到站
相聚的喜悅
驅散徹夜無眠的疲倦
身影匆忙
友人飄然眼前
緊握的手釋放多日的挂念
 
影子逐漸清晰
訪程正式開場
 
7
 
“也許
應該來到這片竹林隱居
呼吸那久違了的清新空氣”
 
黃昏的落影
擊破了晨光與憧憬
美好的念頭僅僅維持了一個瞬間
放眼望去
夜的行宮已經建到了面前
這塊所剩無幾的濕地
就像那一個又一個被人爲荒漠化的草場
最終
憤然、慨嘆與囂張
將成爲這裡的空氣
 
毀滅
源于貪婪
毒手伸展
永無止境……
 
光的語言
深深陷入古老的沼澤地
肉體被刺穿時所發出的叫喊
如咒語般
宣告了無私與結盟的死期
 
白色的血不停地噴出
自防風氏被砍去頭顱的頸脖上
歷史的無數深淵與幽怨
綿延至今
 
瞎子找尋著沉睡和死亡的特徵
向日葵無法在黑暗中安息
流星擦燃的火焰
引領與靈魂交談的深夜行人
水流和風的意識
逐漸被釋放
快速形成
一個超越死亡的巨大光環
 
夜神及其跟隨者
始終捲縮在刀槍的背面
直至火炬
再一次遺失
 
夜鶯的哭泣
衝擊著深夜窒息的沉寂
晨曦
何時蘇醒?
 
8
 
不要急於迴避
或企圖跳過這一頁
沉睡者有待喚醒
當然,也少不了
那被染了色的天空
和迷失的大地
 
踏著蹉跎的腳步
失血過多的軀體如同最後一個秋天
大地失去了末日悲歌的遮掩
死亡並不懼怕孤獨
深邃的蒼穹
信仰著永恒、來生
與輪廻
 
如今的拾荒者
正在沙漠腹地尋找隕落的星星
而通往天庭的階梯
已被風沙颳成一根搖曳的長繩
 
絕望的悲慟
引發久違的瓢潑大雨
閃電的利劍劈開夜空的隱匿
雪峰聖蓮驟然飛降
泰山旭日
升起
承載著千年沉默的險情
 
9
 
有誰能把時間留住?
儘管歷史
已悄然寫下這一筆
 
崴傷的疼痛加深了告別的惆悵
城隍閣咫尺之遙
淡淡地嘲弄著無形的憂傷
努力整理
赴杭的每一點滴
卻發現並不像吳山廣場上
遊人扯動風箏般輕易
 
音容笑貌存于心底
實景又將漸漸轉爲記憶
……
 
突然
由些許詩的談論
回想起席勒的外觀學
關於自然至道德
再到美的藝術
 
良知與忠實的記載
猶如一根堅韌的綫
把各處的鮮花連在一起
爲了共同的心願
爲了市中心還未清理賬目的廣場
最終可以放上潔白的花環
最終可以
輕鬆交談
 
……
屆時
將再次並肩沿著北山路
從容漫步
踏尋詩人留下的每個足跡
欣賞完整的西湖美景
 
10
 
光陰似水
遲來之春
沒有給出準確的起拍
寒意
走馬燈般重復襲來
 
缺鈣的意志裁剪脆弱的蟬翼
馬蘭花開
沒有如期
飄移的瞳孔
獨自經受風雨洗禮
 
啓明星默默地辨認
受難者的遺體
齷齪的鉄鋸依然
密謀著如何除去
時間的馬蹄
墓碑一路留下
清一色帶血的印記
 
四月飛沙
六月飄雪
 
日子
如水車般轉動
被從低處提上來的水
暗紅
而溫熱
霜刃黯然
熱淚盈眶
浸透風的翅膀 
 
最後一滴泉水
徹夜哭泣
沒有靈魂駐扎的軀體
生命的浪花
掩埋在雪球般滾動的濁流中
藍色的天幕
悲慼
 
烏雲密布
星光暗淡
服了安眠藥的沉睡者
放走了黎明
 
希望之舟何時抵岸?
 
疑問
如野草般滋長
答案
則寫在肉眼無法看見的天邊
 

2006年6月5日至8日





瀏覽次數:6539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 林靜 ] 評論于 4/19/2010 11:26:17 AM

Re: 寫在赴杭之後
感謝閣下的細心閱讀!

自然環境所遭受的數目龐大的不可再生破壞已不是一句觸目驚心可表達。這是涉及每個人所賴以生存的基礎,倘若面對死亡的江河湖泊、山川草木,面對數以十萬計的傷亡而依然無法觸動你的心,無法動搖造成這一切的根源,那麼,死亡將不會是一個遙遠的詞語,無論於誰。


[ 遊客 ] 評論于 4/18/2010 10:12:48 AM

Re: 寫在赴杭之後
是啊,水枯竭,地大动,可不是吗?好诗!


[ 林靜 ] 評論于 6/10/2007 11:01:25 PM

Re: 寫在赴杭之後
歡迎光臨!

制造並無視生態環境的災難將把人類自身逼向死亡!


[ 遊客 有感者 ] 評論于 6/4/2007 9:35:54 PM

Re: 寫在赴杭之後
……
斷了弦的琴
嗚咽著清流的絕唱
一曲水殤
逼近江南
……

近日无锡之水死矣!!!!!!!


[ 林靜 ] 評論于 8/12/2006 11:41:28 AM

Re: 寫在赴杭之後
謝謝!


[ 遊客 遊客 ] 評論于 7/26/2006 11:45:41 PM

Re: 寫在赴杭之後
寫出了特別的江南。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8910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


 

Copyright © 2006-2016 by
Himalaya Publishers,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ors[988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