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靜主頁

評論

李悅嶺:林靜長詩《等待...
楊青:幽歌中夢想依然穿...
朱君長《讀林靜詩的思考》
李德江《讀林靜詩詞作品...
楊青:林靜的第二組組詩...
李悅嶺:點評林靜《讓頂...
楊青:請跟隨林靜的《飛...
齊佔海《詩意在月光中延...
楊青:讀旅美詩人林靜《...
陶志強:林靜詩作《旦夕...
楊青:林靜《月光曲》賞讀
王恩榮《幽映每白日,清...
秦溯之:詩人林靜新詩印...
蔡利華:逆反與責任
許梅發表:赤子之心與遊...
余一發表《仰望星空,是...
烏雅子燕:林靜作品專欄...
何均:插花縫隙的隱喻
阿貴:林靜作品點評
桑樹華:詩評林靜老師
劉文敏《林靜:只聽從內...
軒揚:詩歌批判與精神家園
高岸:淺談林靜近期詩風...
空靈部落:邊界評論《中...
Lin Jing an...
方遠 夢想於死與火的涅磐
空靈部落 在時光中不絕...
何均 “敲打那失去火焰...
風動 時光之上,誰的剪...
山城子 “告別”什麼?...
高岸 林靜詩歌作品研討...
肖今 用心寫藝術的詩—...
原臨時網頁留言
長蒿 林靜形象
評論選輯





 

李悅嶺:林靜長詩《等待死亡》淺析

林靜長詩《等待死亡》淺析(一)

文/李悅嶺

觀現代詩壇,詩派林立,可謂是一片繁榮的“祥和”之氣。詩人們生活在被陽光沐浴的幻覺裏,寫出的詩不是春江花月夜應景之作,就是字裏行間充斥著男歡女愛的小情造作之氣,可礙於眼前的社會醜陋現象只當視而不見。就連應景和詩,也要寫出人情味十足的應酬之氣方可盡興。在利益面前,應景之作反而成了迎合社會心理人為的虛偽之詞。不止這些,有些詩也染上了形式主義的舊習。虛偽的浪漫情調,僵硬的象征主義的隱喻,寫實的現實主義白描,超現實主義的天馬行空想象,意象主義的“風、馬、牛不相及”意象重疊羅列。這些被膚淺的理論支撐起來的技藝,如同連體嬰兒,除了給人們提供憐憫、同情和不敢直視,還真想不出能給詩提供什麼幫助。有的所謂的現代詩只是披了“現代”的外衣,卻生產出了天量的讓人瞠目結舌的垃圾。有些現代詩晦澀難懂、故作深沉、矯揉造作、無病呻吟、裝出滿臉的可憐相,但又對現實出現的與文明不協調的現象不聞不問。但不乏有社會擔當有正義感的作家、詩人,可以說,這些人社會責任心極強,思想不會輕易被現實政治固化,對事物有自己的理解和見解。詩人林靜的長詩《等待死亡》詮釋的就是這樣一種關系,更重要的是挖到了形成這種關系的症結。

詩人林靜創作頗豐,《等待死亡》是眾多優秀作品其中的一首,也是有代表性展現林靜詩藝或思想的重要作品。林靜的詩不僅屬於批判現實主義,甚至超越了批判現實主義的範疇,其中呈現出古典美學使其語言含蓄更善於表達東方人的情感。我們還是拿《等待死亡》這首詩作為本案的範例加以剖析,詩人似乎拋棄了華而不實的句子,注重了意象在句子中的作用,以此達到語義對靈魂的震撼。林靜對詩的形式處理有其高明的地方,盡量簡潔使文字保持高度警覺。舍去歡愉,拒絕浪漫,是詩人保持自身清醒不得不痛苦割棄情感的一種做法。其實,林靜詩的情感是隱蔽的,不講人情,不講世故就是情感另一種表現之一。有人說林靜詩的沉重是詩人的意識形態的介入而導致的災難,我要說明白的是,這個災難不是詩人林靜給的,是只看陽光不看黑暗有狹窄民族自尊心的人給的。林靜看到的黑暗,是人類破壞行為的集中再現。我還是喜歡林靜詩中硬邦邦的語言,盡管顯得沉重,它還是把死亡意識從這個地球上給標了出來。

“等待死亡”是一個嚴肅的命題,相信詩人林靜寫這種題材時內心會有一番波折的,同時,不得不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這個代價的前提那就是使詩人進入了縝密細致的社會考察,以報告的形式把諸多問題揉合和在同一首詩裏。這就需要有人整理、提取符合審美條件不帶偏見的詩觀,把死亡意識同詩人的覺醒同等對待。

走進林靜《等待死亡》這首詩裏,接收到的信息盡是壓抑和急迫感。在世界消亡之前,一個人人忌諱或是不願意談起的令人沮喪的話題被當做詩的材料搬了出來。“等待死亡”不只是生命哲學,更是社會哲學。詩人想說什麼?“死亡”這個使人恐怖的詞匯在詩人那裏早已成了遍地哀歌的墓園。回望自身和身旁這個搭滿支架的地球,我們看到了廢氣排放汙染了的環境、毒食品、礦產盜挖、建築垃圾、草原荒漠化等等延伸出一系列社會問題,無不通向死亡之門。“等待死亡”的憂患意識在詩人的頭腦裏形成了獨特風景,盡管是“等待”,也夠讓人們備受煎熬的了。

《等待死亡》篇幅很長,全詩共十三個部分組成,只有客觀一字一句的剖析、分析、釋義,才能正確地把握詩人的創作意圖和詩的含義。先看第一部分,詩的開篇就讓我們驚訝,有幸見識到一位卓越的批判現實主義詩人用勇氣和良知開辟的未知世界。

——一幅“死亡”的世繪圖。

             狼
             叼著一面招揚的旗幟
             迎著風
             沐浴過福爾馬林
             孩子與時間
             塌掛在上風口枯死的枝幹上

現代詩的語言並不像傳統使用的語言那樣善於表達流暢。現代詩句子中的停頓、斷開、跳躍拉開了詩的想象空間。用“福爾馬林”泡過的語境是恐怖的,詩的開頭,詩人用對現實觀望之後的思考詮釋“死亡”驚悚的畫面。“狼”的這一意象本身使人畏懼、恐慌,一句“叼著一面招揚的旗幟”的詩句出現,更是突出了狼的凶殘本性。狼統治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在這段詩裏,詩人交代得很明白。“迎著風/沐浴過福爾馬林/孩子與時間/塌掛在上風口枯死的枝幹上”。這一組大象征,比喻、隱喻、通感、聯想等修辭把現實中的“死亡之地”挖掘出來。動態的“風”,流動的防腐劑,讓孩子活動的“時間”瞬間靜止了,“死”的意境立刻顯露出來。夠震撼的,真的不能不為這首詩和詩人獨具匠心的藝術修養起了敬畏之心。

林靜詩作的另一特點充滿批判現實主義的辛辣諷刺,整首詩見不到讓人“舒服”的韻律,每個句式或多或少被一些“硬邦邦”的意象占據著,這主要是詩人頭腦裏有新的創作模式,有意驗證一下用批判現實主義的意象作為工具,能否把固化的現實打開?!詩人林靜已經試驗並付諸了行動,這是一次大的冒險,詩人的聰慧之處是讓意象活了起來。

                  純淨水
                  嘲笑江河、血液和大地之神
                  如同嘲笑死囚

點中命題,反諷的力量加劇。被人類冠以淨化靈魂的“純淨水”洋洋得意嘲笑一群行將就木的“人群”。“江河”、“血液”、“大地之神”這些曾經讓人類膜拜的的意象,卻成了象征意義的“死囚”。人類加工出來的沒有汙染的“純淨水”,用它作為虛偽的形象“嘲笑”曾經主宰過大地而快要被現代文明的工業廢水嗆死的諸神們,該是一個多麼大的笑話?詩人沒有在這裏停頓,接著繼續,“烏雲裝飾藍天/狂犬症的愛心搶占兒童樂園”,語言直白,如刀切入胸口痛疼之處。這樣的例子很多,如“狂犬症的愛”作為社會生產出來的青色毒瘤,不僅僅侵占了孩子們聖潔的樂園,甚至危及到孩子們的生命。這種隱喻極其深刻,其灰色的語境把一顆顆顫抖的心引入到另一場表演。當我們看到“新聞開始演奏/大鋼琴上/口罩顛倒黑白”,是一種什麼反應,那就是一場虛偽的演出秀,“新聞”不報道新聞,甚至還舉辦一場娛樂性的音樂會。詩人的反諷意識加強了對社會畸形現象的鞭笞。從“口罩顛倒黑白”句式,我們看到了這個社會的精神錯亂,語無倫次。當我們錯位回眸觀看時,一切虛假的的東西又被顛倒黑白的“口罩”遮擋住了。

還怎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像被形式主義占領了行政大廳一樣,我們又看到了最熟悉不過的一幕。“末日欲望/被選舉為一戳紅色公章”,一共兩句,多麼霸氣,連欲望也被蓋章通過。可見,在現實中,人們的話語權是多麼地式微。詩人的目光沒有在這裏停頓,儼然像聖者巡視著社會上角角落落,甚至看到了“千年城牆/隨著良心/被掌聲注銷”這一奇幻畫面。太不可思議了,象征文化符號的“城牆”和“良心”一下子就被昧著良心的“掌聲”注銷了,這不就是對現實人權無情剝奪所隱喻嗎?真是一語雙關。接下來詩人的矜持把沒有出生證的“濕地、河流和山川”作為人性的種子留下來,麻煩來了,而這些東西被宣布違法,是“都因暫住證/被依法——遣返出境”。顛倒黑白,一反常態。詩人卻在這裏挖到了死亡空間。

似乎反諷的意味在這裏沒有退去,或是沒有抓到核心重點。詩人的鄙視態度仍然起到了作用:

                  電影遠未結束
                  觀眾早已退場
                  可比起人性的集體缺席
                  他們,似乎溜得太晚

讀到這段詩不由地讓我想起了北島著名的詩句“高尚是高尚者的通行證/卑鄙是卑鄙者的墓志銘”。這兩句詩出自北島的《回答》,北島寫這首詩時是處在一段曆史的特殊時期,難免會受新思潮的影響,思想感情更多的傾向政治化,看問題似乎也片面了些。誰是高尚?誰是高尚者?誰是卑鄙?誰又是卑鄙者?北島沒有回答,只有用了模棱兩可的“朦朧”意識麻痹自己,看似摸到了真實的脈搏,其實,觸摸到的是北島式的英雄主義傾向。相對林靜的詩而言,北島的詩缺少的是對人性應有的關懷和尊重。可林靜早已從北島的陰影裏抽身而去,像哲人站在人性的高度上向下俯瞰,用隱喻的頓挫有力的詩句警告人們“電影遠未結束/觀眾早已退場”。相應一位偉人說過的一句話,那就是“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群眾都看出了問題,那麼這個社會一定出了問題。相對弱勢無力抗爭的群體,以“退場”抗議總算可以了吧。“電影”在詩人筆下已經不是電影的概念,而是一個抽象的比喻,一個強加給民眾與其相悖的意志。

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聖主,聽到了聖教中傳來一個批判的聲音:            
              可比起人性的集體缺席
              他們,似乎溜得太晚

“人性的集體缺席”讓人有了覺悟,可是“他們”的表現始終與這個“人性的集體缺席”的現象顯得格格不入。“他們”是詩人用來映射針砭時弊的貶義詞,正是“他們”的晚離場,突出了現場的齷齪性,也暴露了陰謀、見不得陽光的形象。詩人用鄙視態度、輕蔑的語調繼續調侃,我們發現了詩人林靜辛辣犀利的語言天賦。

              挖土機
              紅頭文件般
              一頭紮進事物的核心
              狼藉吃准了定心丸
              河山
              成了蝗鼠盛宴上的一塊生日蛋糕

當優美的大自然被現代工業文明的挖土機挖得破敗不堪,荒涼一片,狼藉的死亡之地在某些權利的核心地帶誕生了。“挖土機”和“紅頭文件”兩種不相幹的物件,似乎有了預謀,當它們結合在一起“一頭紮進事物的核心”。這種違反常理的暗示,不得不讓我們提出異議,是誰給了“他們”自信和膽量,讓“他們”吃准了定心丸,致使“他們”如此猖狂。在詩人的筆下,“他們”和“狼藉”是一樣的,成了“蝗鼠”的代名詞。可敬的是,詩人用“他們”挖掘“事物的核心”卻挖出了驚天大案——“河山/成了蝗鼠盛宴上的一塊生日蛋糕”。

沒有悲憤,沒有震怒。詩人依舊以調侃、挖苦、諷刺的語言敘述。

               竊賊處理贓物
               猶如往大馬路上吐一口痰
               輕輕松松
               毫不在乎

竊賊和“他們”一樣,必定是見不得光的,在林靜的詩裏,依然作為上不了臺面的東西加以隱喻。難道這個世界就不存在正義和良心嗎?林靜的回答甚是讓人毛骨悚然。

               人心是海邊漂浮至餐桌的女嬰
               午夜聳立毛發

看似荒誕的詩句暗藏著卻是悲觀的現實,人心上了餐桌夠令人恐慌的,當人心變成女嬰被擺上了餐桌,這個世界不知是被麻木,還是已經進化為狼?林靜的反問倒使我們看清了道義上折射出的無奈。作為正義符號的鐘馗、陸判官為此也失去了作用,可見現實殘酷到何種程度,怎能不對詩人的心靈形成撞擊?詩人甚至看到了正在萎縮的正義,由衷地感歎,發出了令人窒息的詰問。

                鐘馗的靈魂是否萎縮在狼的旗幟下
                陸判官
                又將給誰發出傳票?

極度的不信任加劇了語言之中的沖突。正是詩人沉著冷靜的思辨能力,使反諷的詩句有了自尊、力量和勇氣,向這個“死亡”的世界發起了挑戰。(待續)

 

林靜長詩《等待死亡》淺析(二)
文/李悅嶺

懷著一顆敬畏之心探討詩人林靜的詩藝和思想,讓我倍加感受到了壓力。詩中批判現實主義的銳氣貫穿詩人智性語言而進入全新探索。此時的林靜完全是脫俗的、甚至是出世的,從“自我”到“人”完成了人類理想(自然)的轉換,從而站在智者精神的高度上把整個世界俯瞰,並發出了積極的、有社會良心的、有責任感的、有擔當的聲音。這些聲音不失為懲罰或警告,同時,為林靜長詩《等待死亡》鋪墊新的注腳。從《等待死亡》第五部分,繼續看到詩人解剖“死亡”,並向人類發出了嚴重警告!

與天地對話的通道
已被貼上封條

透明、犀利的句子加深了我們對林靜詩歌的認識,詩人毅然拿起了反諷利器,向這個自絕於天命的世界開火了。這個世界“與天地對話的通道/已被貼上封條”,竟然把後路堵死,世界儼然成了被出賣靈魂的啞巴。不敢相信:

黎明
是一塊縮水的版圖
死亡的聲音
安寧
如初雪

帶有浪漫主義色彩的黎明,在詩人的眼睛裏成了“一塊縮水的版圖”,像一具幹癟的屍體那樣被棄之在蒼白的天空。空氣凝固,詩人聽到的聲音極其恐怖,讓人不得不直接面對看見了的“死亡”那種“安寧/如初雪”的尷尬意境。更讓人感覺自身環境的糟糕,一種“死亡”強迫癔症像一座廢墟漸漸從人們的憂患意識中流露出來,我們看到了“最後一口水井/在狼的腿腳淌過之後/隱入跨世紀破裂的記憶中”。這是人們的意識覺醒和現實的碰撞之後,詩人的思想輪廓也漸漸清晰起來。接著挖掘,挖掘出的現狀是極其恐怖的。

嚴冬的冰面是一副平靜的面具
歲月被凝固

“平靜的面具”下面暗藏著殺機,一副冷酷的面孔偽裝得自然,和善、不動聲色。緊張的氣氛卻暴露出“面具”的另一面——人性的死亡。“歲月被凝固”一句不失時機地揭示詩人胸中蓄積已久的憤懣,從流血的曆史事件中獲得靈感,所寫出的詩句,更是令人震撼。“如源自西伯利亞的詩句/淤血層結”形象比喻刻畫得深刻,甚至達到了冷酷的極點。可以感覺到,詩人的心徹底顫抖了。(正如詩人林靜所解釋的那樣:這是指被送到西伯利亞集中營的詩人,寫出來的作品充滿了血淚,詩人用歷史闡述“淤血層結”)。詩人林靜用充滿血腥的事件作為批判的象征,著意去觸及頭腦中已經形成的“死亡”意象。

當有位詩人提出“任何東西,皆可入詩”的詩學思想,無疑是向僵化的詩壇注入了活力劑,其本意是,題材可以廣泛,但必須有節制的選擇,才能不拘一格。可現實是,有的人反其道而行之,為了標新立異,去精華留糟粕,用“下半身”寫出了不堪入目的詩句,甚至有人美其頌曰:“下半身”寫作引導了新詩的潮流。反過來看看詩人林靜,抵制低俗語言,使她的詩走一條高雅的反諷帶有批判意識的新路,拓展出新的語境,效果出奇的好,可以說,其詩藝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

我們還是拿《等待死亡》解釋詩人創作的意圖和創作這組詩的現實意義,警覺和醒悟無疑是詩中靈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詩的形式多采用了印象深刻的警句。長詩第六部分第一句“烏鴉布告新詞義”具有哲理意識,果斷卻不感情用事是詩人把握理性走向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詩人林靜同樣對“烏鴉布告新詞義”做出了合理的解釋,她說:“烏鴉在中國傳統觀念裏預示了死亡和不祥。由它們來宣布新詞含義會有什麼結果?只能是顛倒黑白,混淆生死”。解釋得多麼清晰、到位,詩人用政治事件、寓言故事所反映出的文化背景去激發句子中的語義,總能取得意想不到的藝術效果。詩中的描述、刻畫極為苛刻,變形的比喻、斷句,使用起來潑辣大膽,反而折射出詩人的自信。接下來的詩句描述一樣更是令人難忘,讀出來甚至讓人難受。

蹩腳畫家描繪四季
越塗越髒

用隱喻、反諷、通感等修辭挖掘出一堆惡心的東西,真不知道這世界美的東西哪去了?這個世界亂套了,看不到一絲秩序,傳承著“越塗越髒”的謊言。“蹩腳畫家描繪四季”本來形容業務不精、整天忙忙碌碌卻無事可做的庸俗的人,讓他們“描繪四季”,只能令人作嘔。或許詩人覺得單純的語言描寫,不易把思想中最核心的東西挖掘出來,或是藝術上達不到令人滿意的效果,通感的修辭運用的確幫了林靜的忙。

我們看到詩人運用通感的技巧熟練程度,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不得不驚歎詩中那些觸及靈魂的句子。

恰似謊言在歌唱
歌詞是一張巨網
還沒下水
便撈到了藻類和翻白浮屍

比喻、通感、隱喻和批評的反諷語調,加深了對這段詩的描述,加重了對現實“不真實”的批判。通過修辭的第三只眼,我們對林靜的詩有了更為深刻的理解和認識。

作為具象立意的河流展現出的卻是詩人另一種思維,這條河流不同傳統意義上的河流,這條河流完成了華夏文明之後的隱退,剩下就是這個樣子,是出於人類作孽的結果。“河殤”意識的出現,顛覆了人們對現有的生存狀態持樂觀態度。當詩人撿拾“藻類”和“翻白浮屍”作為詩歌意象出現,詩人已經讓“死亡意識”之箭穿透我們的脊背,恐懼的意象如棺材排列河的兩岸,隨著死亡之旅,我們看到了漂浮在河裏的“語言”也病態十足。

河流充滿語病
水殤之幡
是一串亂碼的標點符號
無法給大江南北標注明確的句讀

自然的河流之死尚且如此,文化的河流更是傷痕累累,每一個句子都超越了自然的狀態,以一種醒世的態度,凸出了超現實主義詩觀對現實無奈地關注。現實世界無不透著死亡:樹死、河殤、土地夭折、水上之幡、亂碼的標點符號這些死亡意象,忽然間在詩人的筆下活過來了,與“死亡”結合在一起,重新訴說備受詬病的現實狀態。由此,我們看出“一串亂碼的標點符號”為“無法給大江南北標注明確的句讀”而找到合適的理由了。如是,我們再也看不到老子提到的“道法自然,天地人和”。卻看到了詩人林靜以精辟的文本論述,把老子哲學思想的核心用現實存在的現狀作為筆端發軔寫出來了。 

沙丘為植被
綠地、樹林和田野
早已被安排內退 

現代意識的名詞貫穿詩中,用“內退”的字眼去安排“綠地、樹林和田野”的命運實在是詩人的大手筆還原了“沙丘為植被”的客觀事實。不只是這些,在還原過程中闡述了環境退化、演變的過程,對人類文化造成的影響,只止步於歷史考古了。

三江源
啞然退出地理界
開始在歷史學中占領一席之地
與羅布淖爾並列於藏書閣
享受考古典籍的待遇

   “三江源/啞然退出地理界/開始在歷史學中占一席之地”這種無奈,達到了無可言說的境地。“與羅布淖爾並列於藏書閣/享受考古典籍的待遇”,西方幽默式的語言,充滿了機智,把思考引入到深刻的批評之中去了。詩中意象如木乃伊在考古學中複活,或是在人性滅亡之前對現實的嘲弄。詩人的思想和技藝尤為顯得重要了,為良心寫作,不但激活固化的社會功能,還要擔起社會的應有責任。詩人林靜嫻熟駕馭詩歌技巧,在反諷的道路上越走越穩。她的詩早已超越了批判現實主義的範疇。而是使用“第三只眼睛”說話,以此起到警示作用讓沉重的句子活泛起來,使詩具有靈性或更強大的力量。

在長詩第七部分,我們聽到了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死亡的顫音穿插在詩裏。

一張終了的舊唱片
禦用歌聲
在老路上迂回

在這段詩裏,我們聽到現實版的舊體制作祟,依然影響著社會的發展,社會止步不前或者倒退,依然是詩人需要挖掘的主線,而解決問題的方法,卻是詩人善於使用詩藝考量和思想架構起的現代詩學,去引導去言說,從“一張終了的舊唱片”析出困頓的現實。詩人的終極關懷每一步都落實到每一個細節,每一個細節和“死亡”是分不開的。詩人用“死亡”意象打撈起以下的詩句,詩意沉重顯得濕漉漉的。

魚米之鄉落葬水底
癌症是光榮榜的鑲金鏡框
太湖衛士成為了世道的墓志銘

問政式的詩句毅然作出了北島式回答。當詩人林靜把朦朧詩的面紗撕掉以後,死亡的現實在陽光下被放大了的政績掩蓋後,漸漸露出了虛偽的嘴臉。政策的萎靡不振似乎為死亡意象“癌症”“太湖衛士”開辟出綠色通道。綠色通道豎起的卻為“落葬水底”不作為的怠政送出了光榮榜。如此荒唐的政策監督成了炫耀於世的“鑲金鏡框”。這是在寫環境汙染,不得不佩服詩人淩駕於體制之上的膽略,和著眼於未來落實的普世價值。

畸形的政績直接產生的後果就是使“魚米之鄉”落葬水底,讓人看到了死亡,觸摸到了為之顫抖的恐懼。下面的詩句展現的就是這樣的現象。

耕地種植死亡
天際星雲顫栗
觸目如日本軍刀橫掃亞洲腹地
得了令牌
巨大煙囪,革命語錄般暢通無阻
排汙管一張口便承包了引水渠
死亡通知書
直接
簽發農民自留地

面對日益惡化的自然環境,詩人怎麼能夠坐視不管,對因汙染獲利而放棄自然保護的現狀發起了挑戰。“耕地種植死亡”即是現實的殘酷寫照,又是極端的無可奈何被迫接受的現實。隱喻中折射出對死亡恐懼令“天際星雲顫栗”,可怕的程度不亞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留給人們的陰影,或像“日本軍刀橫掃亞洲腹地”給人類帶來了災難。詩人拿血淋淋的歷史事件作警告,以此喚醒蟄伏在表面現狀下的憂患意識。可現實的糟糕狀況不能以詩人的意志而改變什麼,相反愈加糟糕透頂。“巨大煙囪,革命語錄般暢通無阻”,愚民意識與“巨大煙囪”結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汙染源。這將是怎樣的荒唐式自負!排汙管的口照樣敞著,汙水照樣排著,我們潔淨衛生的飲水渠在哪?詩人的感歎,成了一張蒼白的紙,卻寫滿了病態社會亟待解決的問題。這個社會病了,這個社會的體制病了,這個社會的人病了。病態的社會還沒有死,相反的“死亡通知書/直接/簽發農民自留地”已經形成墳丘。筆墨沉重,真不知道老子的“道法自然”被現代文明的汙水廢渣掩埋在何地去了?看得出來,詩人懷著一顆沉重痛苦的心寫出了深刻的發人深省的詩句,無法接受生活在殘酷現實中的農民是那樣無助地簽收“死亡通知書”,盡管是隱喻,這種壓抑在心中的痛苦從詩人的目光裏反映出來,直接還原成灰色的詩句。詩人的頭腦是清醒的。

今天
是一道灰色底子的斑斕幕布

“今天”這片“斑斕幕布”拉開卻不知怎樣收場,“灰色底子的斑斕幕布”成了戲劇中的意象,在灰色調子中突然拐了個彎,把人們的目光引向了更瘋狂的“死亡”之地。

五顏六色如狂想變奏
從帕格尼尼
引向未日的審判

豐富的聯想,使通感這一修辭具有了魔幻功力。“五顏六色”意象在詩人的感受中變幻成了“狂想”的音樂,誰在“變奏”不言而喻,針砭時弊的現實主義思潮又一次沖擊著即將潰堤的“後現代”詩學,詩人林靜不是“現代詩”的急先鋒,而是堅持傳統銳意創新的時代“新人”,就是這位時代“新人”其思想有跨越時空的宇宙觀,有“大的格局”融合了東西方文化,凸出詩的厚重感。“五顏六色如狂想變奏”加以隱喻,讓詩人林靜從音樂才子“帕格尼尼”身上尋找到了靈感,從“帕格尼尼”文化現象折射出浮誇、賣弄技巧而延伸出的社會問題,從這個即將變成廢墟的地球,獲得意象闡釋混亂汙濁的世界,將是多麼的具有諷刺性。同時,看到詩人善良的心境打開,引用一句“從帕格尼尼/引向未日的審判”,具有了道德審判的宗教意識。詩人林靜同樣以同情的語感,對人類的終極關懷,投下了悲愴的一筆:

爛穀子
取代最後一道隨想曲的主題

讓人詬病的“爛穀子”,以次充好,破壞人們心中矗立起來的藝術美感,用“爛穀子”這個意象取代藝術上的“隨想曲”,可見蒙騙技藝高超,超乎人們的想象,甚至連弦樂大師也自慚不如。“爛穀子”的換膚術更是高出一籌,“加油拋光美容”已經超出了農民勞作的範疇,在詩人筆下成了一個大大的諷刺,作假的技藝“令弦樂大師之美/如人性般黯然失色”。遞進式的比喻,現實與藝術的沖突強烈對比,使詩中意境在人們矛盾的心底產生了強大的落差,也會讓人驚慌失措甚至不願意看到精神的琴弦在某些外力作用下而發生“斷裂”。這種“斷裂”是警示,透出的信息讓人看到了毒食品和這個社會結合得多麼緊密,用欺詐的手段粉飾我們對現實的信任。隱喻象征的力量無不滲透到每一個文字,其震撼力撞擊我們的靈魂。形式多變的詩句,讓我們見識了食品安全權當兒戲上了大家的餐桌,同樣是“技巧”作假“瘦肉精奏響華麗的裝飾”,生產出了晶亮的有厚重感的產品包裹著真實現象的汙穢不堪,無孔不入甚至明目張膽地進入了人們的視線。
 
琴弦斷裂之處
瘦肉精奏響華麗的裝飾
在聚光燈下
注水肉
盡情傾訴

林靜詩中反諷意象的使用是一個極其特別的現象,就像朱時茂和陳佩斯的小品,幽默而不媚俗,一正一邪,配合默契,相得益彰,使喜劇小品具有思想說話的權利。在《等待死亡》這組詩中,詩人林靜把一場高雅藝術演出當作語言平臺,融合時下最敏感的社會話題,演奏出來夠震憾人心的了。“在聚光燈下”的“注水肉”成了恬不知恥嘴臉的象征,已經上了餐桌的“注水肉”“在聚光燈下”大言不慚的“盡情傾訴”。反諷意象的串聯、碰撞在詩人的筆下揭開了一個個黑幕,響譽世界的金華火腿在某些黑心商家那裏用敵敵畏浸泡,其卑鄙行為,勾勒出一條走向死亡的路線圖。詩人林靜使用語言的辛辣程度,超出了人們的想象,“動人之處如金華火腿/總是設想未來/以敵敵畏修煉隔岸觀火的正果”。詩句深奧而富含哲理,其智性語言,使事物在反諷、調侃的作用下變得立體。特定的語境總是相應地變幻其語言功能,讓人緊跟詩人的思維和詩歌節奏,沉穩冷靜地駕馭著“現代詩”在反諷、批判的道路上向前推進。林靜詩歌的特點,深刻、多變和現實結合的馳張有度,具有時代明顯特征。我們還是回到詩句上來剖析詩人的思想和詩藝。“以敵敵畏修煉隔岸觀火的正果”的“正果”是什麼?那就是人類用毒食品制造出來的“死亡”世界。詩人的反諷語言運用到極致,自律、正義的詩歌筆觸挖掘出來的不僅是哀歎,而是沉澱在“死亡”之門的現實。

夢想
木乃伊般不朽

這樣的詩句足夠讓靈魂顫抖。超現實主義意象產生的藝術語境在“蘇丹紅與紅牆合謀”作用下,讓人看到了一個個蠢蠢欲動、利益驅使下的現象,在某些人的心中已經嚴重扭曲變形。 

聞雞起舞
頌歌響起之處
有如給鱔魚投喂避孕藥般
莫名其妙

詩人終於忍無可忍了,近乎於大聲呵斥,“頌歌響起之處/有如給鱔魚投喂避孕藥般/莫名其妙”。恰如其當的比喻,讓“聞雞起舞”的“蘇丹紅與紅牆”露出了貪婪的嘴臉,如此虛偽地“卻處處炫技”,在“還沒到華彩樂段”,我們還是聽到了不和諧的聲音,從中看到了詭異的現象在這個汙穢不堪的國度裏生產出畸形的東西。

孔雀綠是遊魚的上崗證
汙濁的空氣
成了甲醛愉悅的嫁妝
催熟劑、防腐劑與劇毒農藥辯經
硫磺也爭論不休
到底是誰
沒有與果蔬發生三角戀情

這樣的詩句無疑是詩人發自肺腑的感慨,更是詩藝與思想完美結合的概括,當詩人沉浸在我們賴以生存的食品,或許要從這些句子中理出癌細胞是怎樣被現代工業文明培植成功的,以此警告時下正在昧著良心從人們口中攫取利益的人。這一段寫的真實生動,具有黑色幽默的化學藥劑背後,反映出的卻是寄生在人類靈魂中的生靈塗炭。《等待死亡》思想意境就這樣被詩人用非常手段挖掘出來。在長詩第九部分,我們看到詩人用一些奇怪的意象打造的交通工具,極具震憾力。 

飯館、食堂和廚房
是通往來世的三節高速列車

感覺有一股死亡之氣籠罩在我們的頭頂,一次“通往來世”的旅程怎樣看都十分詭異,人們把自己送上“死亡”列車竟然不知道是用自己的“血汗”購買的車票,這樣的荒唐愚昧行為,無疑是詩人所極力挖苦、諷刺和鞭笞的。所用意象,詩人無所不用其極,就連行李箱也裝滿了虛偽,“行李箱/裝滿了唐僧慈悲的緊箍咒”,甚至看到了“謀殺者辦公樓般鼓起的腰包/是免費的燃料”。這樣的比喻,針對暗藏著的社會黑幕,詩人絕不吝嗇自己的語言,看看這些句子的特指,就知道黑色幽默無處不在。詩藝在變幻中找到了詩人的感覺,那就是嚴厲的話語場,在《等待死亡》裡看到了整個世界走向死亡。這將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在快速走向死亡的列車上,詩人林靜用警覺的眼神找到了走向死亡的象征,這些超越現實的比喻,用一個個生動的意象連綴我們的心靈,便是構築起一部沉重的死亡史。我們怎能用一顆平常心走近接受它?當我們看到下面這樣的意象,對變得腐朽的社會,用怎樣的信念去包容?

旅客擠進尼古丁
頤和園在煙蒂中漫步
罰款修改了漢語的內部程序
好比義務教育
更新為高薪義工
缽蘭街老大
或西西里教父

一切都變味了,社會制度成了無用的垃圾,被堆砌在道德的廢墟。詩人善於挖掘言詞作用,與這個世界發生了激烈的碰撞,其破壞程度,不亞於一場地震,所波及的不止是村莊,更是我們的靈魂。詩人林靜詩歌藝術有鮮明特色,不拘一格,靈活多變,其思想傾注了廣泛的社會熱點,使詩飽滿而達通透。《等待死亡》就是圍繞當下社會熱點折射出的畸形現象激發出的死亡意識而建構起的詩學思想,其成就顯而易見超越了詩本身。在長詩第十部分第一段就顯示出一位善於思考,甚至很會思辯的林靜。 

旅行就是傾家蕩產
除非你的人性指數獲得後臺更新

是否不存在家破人亡

面對國內當前旅遊業出現的種種問題,店家欺客行為頻發,詩人林靜拿這個話題用來隱喻時下一個可怕現狀,無疑起積極意義的。其詩的意義不僅表現在現實的層面上,而是著力挖掘人性中存在的尊重問題,這又涉及到最敏感的政治話題,詩人林靜從思索中攫取的部分,無疑是一個亮點。當詩人的反問的聲音透過我們的胸腔,我們或是感受到了一個人的自尊又恢複起來。“狗/是否不存在家破人亡?”。這就是林靜反問式的回答,帶有警示作用,喚醒人性的活力。林靜看到的“太平間充滿智慧/年終報告探討擴大創收/如同黑社會探討企業化、集團化/一定要把狼心/注冊成慈善支票”。這樣的撞擊靈魂的刻畫、描寫,豈止是入木三分,簡直把一個帶有黑社會性質的利益集團從虛偽的可怕的現狀勾勒出來。詩人的不近人情表現,寫出了這個時代的真實。一首詩立意之高,刻畫之嶙峋,取決於詩人的審美要求是否完善思想的獨立思考或藝術的探索創新。詩人林靜從而進入寫實的藝術批判,走了一條不同於別人走過的路,雖然存在一定的風險,對新詩探索無疑是有積極意義的。《等待死亡》的創作過程,也是詩人揭示人類帶有某些悲劇色彩的過程,如“感冒、噴嚏和點滴/烹飪饕餮大餐”暗示一種生命現象出現,我們實在不願意看到“家破人亡開始怨恨”的悲劇。其結果無異於“鐵板釘釘/一刀/圈定兩命”,我們不僅要問:社會良心哪裏去了?林靜的詩語言張力十足,總能用現實的事件去勾勒或是喚醒假象中那些隱藏著見不到陽光的東西。我們真不敢相信城市裏的“春天”竟是用工業塗料染成的,“是冬日抑或春日?”追問式的反問,道出了這個世界的虛偽。我們的感慨也如虛幻下的城市“牆皮脫落/滿城失色”。當人們看到的一片繁花似錦,竟不知“柳芽和春花”成了“李白般吟詠八四消毒液”的荒唐,“馬勒的大地之歌/也不敵廣播筒亮亢”等對現實的諷刺鞭笞,這樣的已經接近死亡了的文化意象,不也昭示著現代精神的頹喪,像毒芽那樣堂而皇之且光明正大地走進人們的視野?詩人用藝術手段揭露出的現實真的讓人不敢直視,透過“嫁給西去列車的纖纖細手/在接過返城證、准生證和下崗證之後”期待又是什麼結果?透過詩人那憂鬱的、沉重的、帶有憂患意識的目光之後,我們無不被下面的詩句驚著了,僅僅是死亡前的一個片段。 

於焚屍爐前
從一副口罩中
接下時代的新衣

死亡的氣息無處不在,人類制造的奇葩現象一樁接著一樁,似乎永不停止。

另一列火車提前進站
果子狸吃下超車罰款單
警笛闖入雙重賦格
音調清晰
布局
卻迷宮般難辨

真不明白,列車超速跟果子狸之間存在多大關系?詩人林靜寫到這層並非空穴來風,一定有特指,或者隱喻我們想說卻不敢說的事實依據。當年“非典”來襲,一時找不到病毒來源,有專家稱從果子狸身上檢查出了“非典”病毒,故認為“非典”傳播的罪魁禍首就是廣東人最喜歡的食材之一——果子狸。以後,果子狸就成了替人帶過的代名詞。雖然,這只是一個讓人詬病的小小事件,可背後折射出的社會問題,遠遠比“非典”產生的影響多。從這層意義上看這組詩《等待死亡》,其藝術形式,就不僅是象征、隱喻、寫實、批判那樣簡單了,這組詩透露出的社會問題拓展出的無限的思考空間,才是《等待死亡》的意義真正的起源。理解了這層關系,就不難理解下面的詩句呈現出的現實,可謂是混淆視聽。“警笛闖入雙重賦格”,多出一種藝術身份,雖然“音調清晰”畢竟混雜了“警笛”的成分,所以,“布局/卻迷宮般難辨”。這裏的“警笛”從正義的代名詞被替換下來,成了不折不扣的一大諷刺。正因為諷刺,我們才能聽到贊歌背後隱藏著的真實部分,每組意境中,都能體現出那些不帶民生情懷的“凱歌奏響”,聽起來可怕,當透過社會這個大樂器合成的音效,我們真正看到“孤兒像嗩呐般/頭大身細、哭聲悲涼”的現實處境,不免讓人心懷憐憫之情了。這種犧牲人權為代價的樂器奏出的音樂,可想而知,具有怎樣群魔共舞的功效?“引魂繙/如頌歌響遍鐵軌沿途/或琴弦兩側”。真的贊賞詩人林靜豐富的音樂知識注入了新的思想,使音樂意象與思考的社會問題巧妙地結合在一起,產生一種共振的想象空間。

死亡列車疾駛飛奔。《等待死亡》的列車承載著太多讓人思考的東西,那些在詩人筆下出現的令人毛骨悚然的黑色意象並不是詩人有意識地杜撰出來的,而是實實在在發生的或正在發生的一個個現象和實例。由此,我們看到扼殺生命的幫凶,形象地再現我們面前。“愛滋是弱音器/鈔票是引擎”,能把樂器列車這兩種原本就不搭的意象與意識形態的現狀結合在一起,詩人林靜處理得恰到好處,不做作,相應地把人們的目光引入到下一段環節,“又一段變奏駛入深淵”。這就是詩人林靜典型的詩歌語言,樸實無華、深邃內斂、鋼勁有力,一種雄性氣質貫穿詩中,不難看出“加花技藝的終點站/便是憤怒的日子”與“一顆定時炸彈/和著鹽/被掩埋在病人的傷口上”組合成一個大象征,是不是能把一個人的意志擊垮?它們威力巨大“爆響之時/將夷平落日山頭”。這就是詩歌精神,沒有贊歌,沒有抒情,詩人卻把個人的情感壓抑在每一段文字裏;沒有呐喊,詩人卻用自己的詩爆出內心的呼喊,回音低沉,穿透了整個宇宙。長詩第十三部分是結束式,加入詩人憤憤不平的情緒,在“豕突狼奔嚎聲浩瀚/哀鳴窒息”中,看到了“呐喊/止於格裏高利聖詠”絕望的意境裏,詩人林靜給了我們勇氣和希望,當“生命列車呼嘯而過”承載著正義的力量,同時,看到了“死亡的被告席/延至天邊”著實讓人無語,甚至為之汗顏。可以說《等待死亡》是詩人林靜以詩的形式伴以“血淚”控訴的起訴書。詩人的“血淚”無疑是“為良心寫作”集中體現的一種態度,而這種態度又是詩人為彰揚人性或達自然之法的精神向度,其思想是起決定因素的,技藝的爐火純青又使詩、思想、精神境界達到登峰造極。

對《等待死亡》淺析解讀,筆者因筆力有限只是捕捉到了一鱗半爪,不能達到詩中靈魂,敬請方家諒解,其原因主要是受知識面、悟性、狹隘的意識形態或帶有某種偏見的審美情趣限制,不能夠對詩人創作思想做到全面剖析。淺評最終順利完稿,主要是受到詩人和她詩中正義因素的影響,和骨子裏存在的“普世價值”對我們世界的關注。詩人林靜做出的貢獻是令人敬仰的。最後,截一段詩作為鄙作的結束語,以此表達對詩人的敬重。

生命列車呼嘯而過
死亡的被告席
延至天邊

2017年08月06日

李悅嶺,1965年出生,山東日照人。詩人、詩評家、學者。主要從事《金瓶梅》作者及版本研究,曾應邀參加2015年第十一屆徐州國際金瓶梅學術研討會。

林靜《等待死亡》:http://linjing.org/view.asp?tid=216

 

 





瀏覽次數:321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5360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


 

Copyright © 2006-2016 by
Himalaya Publishers,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ors[1039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