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靜主頁

評論

朱君長《讀林靜詩的思考》
李德江《讀林靜詩詞作品...
楊青:林靜的第二組組詩...
李悅嶺:點評林靜《讓頂...
楊青:請跟隨林靜的《飛...
齊佔海《詩意在月光中延...
楊青:讀旅美詩人林靜《...
陶志強:林靜詩作《旦夕...
楊青:林靜《月光曲》賞讀
王恩榮《幽映每白日,清...
秦溯之:詩人林靜新詩印...
蔡利華:逆反與責任
許梅發表:赤子之心與遊...
余一發表《仰望星空,是...
烏雅子燕:林靜作品專欄...
阿貴:林靜作品點評
何均:插花縫隙的隱喻
劉文敏《林靜:只聽從內...
桑樹華:詩評林靜老師
軒揚:詩歌批判與精神家園
高岸:淺談林靜近期詩風...
空靈部落:邊界評論《中...
Lin Jing an...
方遠 夢想於死與火的涅磐
空靈部落 在時光中不絕...
何均 “敲打那失去火焰...
風動 時光之上,誰的剪...
山城子 “告別”什麼?...
高岸 林靜詩歌作品研討...
肖今 用心寫藝術的詩—...
原臨時網頁留言
長蒿 林靜形象
評論選輯





 

劉文敏《林靜:只聽從內心召喚的靈性詩人》

林靜:只聽從內心召喚的靈性詩人
文/劉文敏



認識詩人林靜很偶然。偶然加入了一個詩歌微信群,偶然看到了她的詩歌作品,然後為她詩的純粹深刻所吸引,一發而不可收。

    林靜是一位難得的靈性詩人,喜怒哀樂,只聽從自己內心的召喚。
    “鞭炮激發春意/耕牛踏醒生機”(《春意立冬》)

“透過紗帳/母親/用扇子/把月光搖進我的童年”(《夏夜的窗臺》

    “不朽經典來自高貴心靈/我的詩歌我的桃花源”(《我的詩歌我的桃花源》

    精美的詩句,率性而出,字字璣珠。詩意的筆觸,空靈的境界,讓人如沐春風,流連於美的遐想。

詩“動之於心,而發乎情”。呼風喚雨,手舞足蹈,倚門回首,指點江山,皆為詩人。而林靜是獨特的。她的獨特在於:對詩歌傳統的尊崇,對詩歌音樂繪畫的融會貫通。

    林靜少年习詩,經年不乏詩意的發現和詩意的表現。而對於傳統詩歌的求索探源更是達到了常人難以企及的地步,她的每一首現代詩都能讓人感受到中華傳統詩歌的血脈。

    “從墨池內/掬一脈水木清華/潑向空中/轉眼/便是青黛雲霞”(胡旋詩話)。境界的體悟、詩意的錘煉、情感的炙烈、詩思的醇厚、語言的凝練,時時透露著詩歌傳統的浸潤。而對於音樂、繪畫的學養更讓林靜詩歌的畫面質感、節奏韻律與眾不同:“思念/最美的畫面/莫過於/昨夜中天/滿月高懸(胡旋詩話)。
詩人作詩的目的極為單純,詩就是她眼中的美,心中的美,令不美成美,情思哲韻、善念隨喜在詩人胸中輾轉,結韻成行,綿延成詩,似自天以降。

“我的詞語/撫遍了人世滄桑/已再無餘力/去觸摸任何一片/枯葉或落瓣的憂傷//我的抒情/收集散落的五行/與歲月一起/把詩意/綴滿正道人間”(《抒情詩》

詩人太熱愛這個世界,太熱愛詩歌,但是現實卻與夢想背離,於是悲從中來,痛也因愛而生,愛愈深則痛愈深。

“一尾魚兒翹首逆遊/不肯低頭讓水流/刺痛眼淚/心動一瞬間/相忘未知年”(《動心舊事》)。詩人對現實並不樂觀,她眼中的世界,充滿了雜亂、暴力、野蠻、欺騙、斷裂。這讓詩人極其痛苦,看不到前途、看不到光明。“天空失明/人心遺落曦和之瞳/洪荒接連洪荒”(《詩歌怎能不充滿淚行》)。

以我看來,林靜的詩人之痛,必是先內化於心,經由詩情的浸潤,詩意的提純,現實的觀照,而後形之於言,誦而成詩。

“欲念何時才會把窮奢叫停/將一擲千金的酒宴/散予世間飢寒(《總有一顆心在風中慨歎淒涼》
    聽從內心的召喚,是一種境界。林靜的詩,憤世嫉俗,有完美之極的深沉憂思。即使悲壯亦感崇高,哪怕苦難,猶自淒美。

    “薩塔爾拉響別離/弓弦滿淚滴/苦音/驚斷了鳥鳴//止不住的回憶/卻使得滿天星星/都開成了玫瑰”(《愛的樂段》)。深沉的憂慮,絕望的傷痛,詩人眼神滿含冷峻,“抬眼望去/鋼筋水泥鑄就另類山水/它以任性的線條/和霸道的體積/操縱著生命/如何運行 ”(當月光抵達大地)。“世界處處荒蕪/幻想滴下了人間淚珠/看翅膀折斷夢夜飛翔/地球在星戰中流亡”(科幻世界)。

   痛則痛矣,詩人之痛遠比常人痛十分。林靜詩中之痛,徹入骨髓卻不歇斯底里,沉靜節制得令人驚懼。這到底需要怎樣的神力呢?關鍵在於詩人的悲憫之心。在近期的詩作中,林靜的悲憫憂患顯示了磅礴的力量,它不僅讓詩人鬱悶悲憤得以疏解,而且更讓詩人對世界的認知充分展現。

     “從屈原的月光中/我傾聽到山海經典/也傾聽到陰陽兩面/九州興亡/天理四方//從梵高的月光中/我傾聽到浮世糾葛貧富/也傾聽到色彩挑戰時光/星空璀璨/葵花向陽”(《月光版本》

    林靜遵循著延續了數千年的詩歌傳統,把人對自然、生存狀態等等方面所觀察、體驗和思考的結果轉化成富於感染力和穿透力的語言表達出來。 

    林靜以詩歌針砭時弊,批判現實。幽默調侃,也是她常有的手段。“林肯中心音樂廳內/蟑螂沒準也愛樂/…與其招搖黨派人數/來過市茅坑法/倒不如身先士卒/把橢圓形辦公室標名為衛生間/以開化舉國兒童該怎樣如廁”(《時光在走向墳墓》)。

戲謔中展現的是嚴肅的主題,含笑的嘲諷表達的依舊是尖銳的批評。“自然的色彩/被施虐者隨意丟棄/天空/則因恐怖/被關了禁閉/鋼筋水泥群/龐然/佔據要道/廢氣/貼著各式環保標誌/引發城市整體的噴嚏”《寫在赴杭之後》

 林靜以詩人的敏銳審視這個世界,關懷人類的未來。不止是對現實的懷疑、批判,詩人眼裏有一個大同純淨的世界。“夢想/來自充滿精靈的世界/和精靈所譜寫的奇異景象/人生如夢/明月出天山/遨遊在無際的長空”(死與火·幽歌》)。

 詩歌自身同樣是詩人極其關注的事情,對於新詩的批判,詩人更是嚴厲。丟失傳統,妄自菲薄,盲目西化,招搖撞騙,欺世盜名,種種不堪都不能逃過詩人銳利的審判。

“韻律跟著拐子跑了調/一頭紮入二手洋流中/執意歸西/意境/興致勃勃玩遁形/…/空有山頭難有仙人/話說/這年頭/已沒多少人動真格修道”(《新詩百年》

 “一次死亡/肥了幾籮筐飯碗/一堆大路貨亂文雜章/擴大了精神失常/雪球般滾動悲劇/剝奪詩歌光芒”(《詩人之死》

   因有大愛,才更顯大悲憫。 詩人冷峻、犀利、深邃,思深、情深,愛恨皆深。林靜的詩,字字都有力量。

   傾聽靈性詩人的內心召喚,感受一個高貴靈魂的世界,書不盡意,乃作賦附和。        

賦雲:

    善不致死,誠足養心;行當有方,思有所止。因美而來,為夢而去。天呈五彩,吾性潔白。
    牢騷勿傷情懷,鬱悶怎敵精神?天籟不同一色,知音付於流年。
    乾坤如此廣大,何必鍾情陰霾?月當明,日必升。詩於人便,有樂乃馨。
    美我眼眸,霖遍眾生。我歌我詠,大道乃同!

2016年12月5日,阜陽

 

劉文敏,詩人,男,1969年出生,大學學歷。從事過教師、播音員、記者、編輯、製片人等工作,現任阜陽廣播電視臺新聞頻道總監助理、策劃部主任。





瀏覽次數:433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4209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


 

Copyright © 2006-2016 by
Himalaya Publishers,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ors[988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