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靜主頁

其它

相冊
隨筆
音樂作品目錄
贈文
通信
   林靜與周志強關於詩歌...
   林靜與捷客關於詩歌的...
   賀信





 

林靜與周志強關於詩歌的通信

一、周志強致林靜

林靜先生:
    冬好。
    感謝《新文學》雜誌一次刊發了我的八首詩。自2004年重拾詩筆後,對於詩,我在做著打量和思索。繼老友顧城、雪迪、牛波、葦岸先後離世或出國後,是時任《詩刊》編輯部主任的老友林莽讓我重新關注起詩歌。現在我所面對的是:一方面強調技術的流派做著自吟自唱,一方面所謂的"下半身"、"垃圾派"等也在申張著自己的主張。
    詩歌要如何寫?詩壇如何擺脫小圈子的互相吹捧?不少朋友這樣問過我。坦誠地說,也許在技術上,離開詩歌十年,我尚在落伍後的追趕之中。但在認識上,我還是認爲詩歌是要探尋本質,並能喚起讀者共鳴。只有寫詩的人自己讀詩,不是一個好的現象和方向。我是從編輯、記者做起的,近些年一直在媒體公司做主要負責工作。《新文學》不隨波逐流,有自己的風格和追求,令人高興。願我們共同努力,展現新的文學和藝術。
    編安。

周志強
2007年1月9日

二、林靜致周志強

周先生,
 
你好!非常感謝你的來信。你的來稿對於《新文學》的創刊具有特殊的意義。但你的年齡和身份我是到了向你索要照片時才從你的簡介中得知的。我最初讀到稿件時,以爲是一位三十幾嵗左右,但筆法老練、文風十分成熟、思想沈穩冷靜的詩人。你的來稿以及你目前在詩歌創作方面所作的不懈努力及所取得的創作成果顯然爲年輕詩人起到了示範性的作用。我本人對此相當感慨!

非常同意你信中所講的關於目前文學現象的觀點。我認爲,自古以來,和人的生存準則一樣,藝術的基本原則或道理並沒有改變。用高超的語言傳達出深刻的感染力仍然是詩歌的最高境界。表面形式是可以千變萬化的,但本質是不必改變的。這跟人要吃飯和思考的道理一樣。一些人搞的東西其實是指鹿爲馬,盜用藝術之名,不是藝術。
 
我們希望《新文學》先突破文學的範疇,一步步把讀者範圍從文學領域擴大到整個藝術領域直至更大的範圍。這會需要一個沈重的過程。所以,在能夠保證徵稿範圍和稿件質量的前提下,《新文學》必須避免形成封閉的圈子。那樣會抵消我們創刊的意義。不管《新文學》將產生的價值如何,我們都希望它不會只停留在某個年代。
 
再次感謝你的大力支持!
 
祝文安!
 
林靜
2007年1月14日






 

Copyright © 2006-2016 by
Himalaya Publishers,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ors[1016146]